• <bdo id="eg2gc"><center id="eg2gc"></center></bdo>
  • <table id="eg2gc"><center id="eg2gc"></center></table>
  • <noscript id="eg2gc"></noscript>
    <noscript id="eg2gc"><center id="eg2gc"></center></noscript>
  • 中國西藏網 > 援藏

    援藏印記:建設在高原 共圓中國夢

    發布時間:2022-10-13 10:46: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編者按】自1994年中央第三次西藏工作座談會作出關于全國支援西藏的重大決策以來,先后有近12000名援藏干部人才帶著黨中央的親切關懷、兄弟省市、各行各業的深厚情誼來到高原,扎根雪域,腳踏實地,留下了一個個生動的故事。

      援,本意為牽引,引申義為幫助,形象地說就是搭把手。聽起來好像并不難,干出來卻都不是小事。黨的十八大以來,國家加大支援西藏力度,援藏干部人才把西藏當做自己的家,聚焦民生,著眼關鍵也注重細節,與當地干部群眾一起,播種希望,揮灑汗水,收獲喜悅,譜寫了樸實真摯的高原之歌。

      這里是“萬山之祖”,喜馬拉雅山脈、岡底斯山脈在此聳立;是“萬水之源”,河流眾多,雅魯藏布江在此發源;平均海拔4500米、寒冷缺氧,自然條件惡劣,讓人望而卻步。這里是世界屋脊的屋脊——西藏阿里。


    圖為袁小超前往暴風雪以后的項目現場 來源:國家電網

      2020年12月4日,世界上海拔最高的輸變電工程——西藏阿里與藏中電網聯網工程(以下簡稱工程)全面投入運行,實現了國家大電網對大陸所有縣域的全覆蓋。這是迄今為止全世界海拔最高的超高壓輸變電工程,被稱為“云端上的電網”。工程總體工期短,只有12個月;黃金工期更短,僅6-7個月。在這么艱苦的條件下、緊迫的時間里,參與如此大型的項目建設,是什么感受?

      袁小超是國家電網公司第五批援藏掛職干部,于2018年8月到西藏公司掛職建設部副主任,2019年3月起兼任阿里聯網工程建設指揮部工程技術部主任,參與“三區三州”、阿里電力聯網等工程建設及部門管理工作。

      逢山開路,遇水搭橋。工程中需要袁小超操心的事很多,也很繁雜:工程物資要通過火車與汽車聯合運輸,到日喀則后,還要翻越數座海拔5000米以上的高山,沿線氣候環境復雜,情況多變;高原施工,生態環境保護非常重要,需要在大型機械進場的路上鋪上棕墊,并盡量減速慢行,這樣高原上的天然草皮第二年才可以正常生長;冬季施工,氣溫在零下30攝氏度左右,海拔超過4500米,挖掘機馬達因為嚴寒損壞無法工作,必須從拉薩空運備用馬達;低溫凍土地面格外不好開挖,需要施工團隊協調完成……任何一個環節關注不到位,就有可能影響施工進度。

      這是西藏電力公司第一個自行組織管理的大型輸變電工程,團隊由來自五湖四海的精兵強將組成,應用數字化智能管控體系,精確管控工程進展。絕大多數工程參建人員來自內地,一方面要克服思鄉之情,同時還面臨高原缺氧和嚴寒氣候的考驗,施工現場的安全是重中之重。2020年1月的一場暴風雪讓袁小超至今心有余悸,當時工程線路第13標段項目的最后兩基沼澤地鐵塔206、207號正在施工,袁小超緊急通知施工點人員撤退,可工友們仍在嘗試各種辦法加固帳篷想繼續駐守在現場。袁小超心急如焚,頂著風雪,開車加步行12公里到達現場,清點人員組織撤離。一陣緊張忙碌后,袁小超最后一刻才上了車,那時已經是午夜12點。暴風雪中看不見路,當把所有人和設備安全轉移到巴爾項目部時已經是凌晨1點半,車子的雨刷器都是碎的。暴風雪停了之后的第二天,袁小超便又與同事們趕回施工營地核查復工。

      在多方共同努力下,“三區三州”工程于2020年6月30日提前3個月建成,阿里電力聯網工程于2020年8月全面竣工。隨著阿里與藏中電力聯網工程的投運,極大滿足并帶動了沿線38萬農牧民和社會用電需求。

      援藏工作中不乏像阿里電力聯網工程這樣的大項目,而更多的是看起來平凡、具體的日常工作,有時甚至只有雞蛋那么大。


    圖為直播中的談寧(右) 圖片來源:新民晚報

      有“中國最美景觀大道”之稱的318國道像一條長長的哈達,一頭連接著燈火輝煌的上海,一頭則延伸至喜馬拉雅山深處,而談寧就是順著這條“哈達”來到距離上海萬里之遙的日喀則市拉孜縣的。

      拉孜位于318國道上,從此往西南再走100多公里,就來到了珠穆朗瑪峰腳下。盡管有“中國最美景觀大道”和“前往世界最高峰必經之路”的雙重保障,但因為地處偏遠、產業規模小,拉孜的特色產品很長時間無法走出去。

      包括談寧在內的6名上海援藏干部于2019年來到拉孜縣,接過上一批援藏工作隊的接力棒。西藏脫貧攻堅取得全面勝利、鄉村振興有序實施,拉孜也站在了新起點上,下一步該怎么走?談寧和同事們有他們的規劃。

      拉孜地勢開闊、水系縱橫,有開展種養殖業的天然優勢,特別是藏雞蛋產業已經形成了一定的生產規模。從前是通過產業帶動脫貧攻堅,現在可以在此基礎上持續發力,把產業做大做強。但是,只抓生產還不行,還要擴大銷路。

      2020年,也就是援藏的第二年,擔任拉孜縣委常委、副縣長的談寧,在一場網絡活動中直播帶貨。當時,直播已經成為商品網絡銷售中風行大江南北的重要形式,但在拉孜還是新鮮事兒。直播間里的談寧,穿著藏裝,胸前別著黨員徽章,笑容真摯。在他面前,擺放著拉孜本地的拳頭產品——藏雞蛋和菜籽油。

      其實第一次參與直播的談寧很緊張,但穿上藏裝之后,想到能為當地的產業代言,一種自豪感又油然而生。他此前在朋友圈里發的“預告”起了作用。直播期間,藏雞蛋銷售出去了幾百份,其中很多訂單來自上海。之前更多是在消費扶貧活動中出現的藏雞蛋,雖然還面臨著路途遠、運輸難的問題,但終于第一次大規模地走出了拉孜,更重要的是刷了一波“存在感”,提高了知名度。而氆氌、藏靴、六弦琴、獨具特色的藏刀、上過央視春晚的堆諧……拉孜的特色文旅產品還有很多。

      談寧說,通過援藏,切身感受到祖國的發展和投身邊疆建設的情懷。援藏工作是一茬接著一茬干、不斷的事業,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從理念、基礎設施等方面,都將給當地帶來實實在在的改變。

      援藏工作的“接力棒”不斷傳遞,援藏干部人才接續奮斗。豐碩成果的取得絕非一日之功,需要慢慢沉淀,持續發力。


    圖為魯朗國際旅游小鎮 圖片來源:人民網

      從林芝市巴宜區沿318國道一路向東,前往波密縣途中,有一個匯集了高山、草甸、森林、湖泊等自然景觀的地方,優美的風光令路過的人流連忘返、口口相傳。這就是魯朗,藏語意為“龍王谷”或“神仙居住的地方”。

      十多年以前的魯朗,除了美景,景觀規劃、旅游接待能力皆有所欠缺,旅游業尚未形成規模,就如同一塊璞玉,天生麗質卻也有待精細雕琢。廣東援藏干部人才敏銳地發覺了這里蘊藏的產業潛質,致力于把資源優勢轉變成發展優勢,一條以特色旅游產業造福當地百姓的思路逐漸清晰。

      確立項目是開展援藏工作的重要前提。早在2010年,廣東第六批援藏工作隊進藏后,經過前期走訪調研,就決定以全力打造林芝旅游業為工作重點;2011年,廣東省和西藏自治區又共同把“林芝魯朗國際旅游小鎮”建設列為重點援藏項目。時任廣東省常務副省長朱小丹就曾針對該項目提出,要把魯朗建設成為“藏族風情、自然生態、圣潔寧靜、現代時尚”的國際旅游小鎮,確?!敖ǔ珊笾辽?0年不落后”。

      在粵藏兩地共同推動下,2012年3月,魯朗國際旅游小鎮項目正式啟動并奠基。翌年,廣東省第七批援藏工作隊接力。隨著項目的推進,魯朗規劃的輪廓逐漸清晰,環境更加整潔,設施日益完善,名氣與口碑也越來越響亮。盤子做大了,游人多了,也提供著越來越多的就業崗位。通過開辦家庭旅館、參與小鎮的日常管理運營,當地群眾逐漸吃上了“旅游飯”,致富奔小康。

      也是在2013年,來自廣東省旅游控股集團的胡雄英,以企業幫扶的身份來到林芝魯朗,參與組建旅游客運公司,那時,他率隊開了三臺中巴車歷時一個星期從廣州抵達林芝。而胡雄英與魯朗真正結緣還是在三年后,隨著魯朗國際旅游小鎮建成,領導覺得胡雄英既熟悉魯朗,又懂旅游業,因此動員他留下來參與小鎮的運營。2016年,他作為廣東省第八批援藏工作隊的正式援藏干部來到魯朗國際旅游小鎮開展工作,也是小鎮建成后第一批到來的援藏干部。

      那段時間,胡雄英與魯朗當地的村民同生活、同吃住、同勞動,看準時機、抓住機遇,一方面投入到項目的收尾建設,另一方面利用廣東援藏優勢和資源,積極謀劃大力拓展小鎮的招商引資,通過開展開業慶典活動、“5 19”中國旅游日活動、高山杜鵑花旅游文化節、首屆石鍋松茸美食周等活動,內外兼修推動小鎮旅游產業的起步和發展。

      基礎設施有了,還需要有與之相配的服務水平,胡雄英和其他同事花了不少心思:請知名民宿團隊傳授經驗、安排魯朗村民參觀學習、組織評選“最美家庭庭院”……在援藏干部和當地干群的共同的努力下,魯朗的民宿為游客帶來集自然風光、藏式風情與現代化設施為一體的優質體驗。旅游旺季時,一間客房的定價可達三、四百元,甚至提前半個月就會被預訂一空。

      第八批援藏工作結束之際,正是魯朗景區管委會全面托管魯朗鎮的機構改革關鍵期,胡雄英放心不下,獲得家人理解后,他再次踏上征程。

      從2013年來到林芝,胡雄英前前后后在這里奮斗了整整十年。這些年來,魯朗先后榮獲林芝首個國家全域旅游示范區、第一批國家級文明旅游示范單位、國家級旅游度假區、全國運動休閑特色小鎮、中國天然氧吧、國家智慧健康養老示范鄉鎮等10多項國家級獎項。

      從第六批、第七批、第八批、第九批到現在第十批……經過粵藏兩省區十多年來的精心規劃、接續建設,魯朗國際旅游小鎮、嘎拉桃花村等景區,逐漸規劃落地并持續完善。風景如故,林芝旅游業的軟硬件卻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援藏干部人才數十年如一日真情付出,以真心換真心,凝聚出援助地與受援地的深厚感情。西藏海拔高,空氣稀薄,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卻不淡??;天氣雖冷,人心卻暖。援藏干部人才無論是日常的默默奉獻,還是關鍵時刻的挺身而出,西藏人民都看在眼里、記在心里,并給予真誠炙熱的回應。


    圖為2019年霍志平(中)與霍黨生(右二)、霍油生(左)兩個小朋友和他們母親的合影 霍志平供圖

      位于西藏那曲的雙湖縣平均海拔5000米,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縣,空氣含氧量僅為平原地區的40%,每年8級以上的大風天氣高達200天。當地人眼中,雙湖只有兩個季節:冬季和大約在冬季。這里距離拉薩市將近700公里,偏遠的位置、嚴苛的自然環境,使得雙湖群眾在就醫方面存在很大困難。

      2017年8月23日,在雙湖縣人民醫院,高齡孕婦曲德因為羊水少、臍帶繞頸,無法順產,情況危急!如果要轉院,不管是去上一級醫院還是到拉薩,都已經來不及。幸運的是,中國石油援藏醫療隊當時正在雙湖。在經過嚴謹論證和征得家屬同意后,醫療團隊決定進行急診剖宮產手術。

      主刀醫生霍志平記錄了當時手術面臨的困難:之一在于醫療設備缺乏,一些很需要的設備沒有、或者條件達不到要求;之二則是醫療團隊高原反應太大,霍志平自己前一晚因為沒有持續吸氧,基本沒睡著。而優勢在于,從麻醉師、手術護士,到心內、呼吸、外科、檢驗科醫生等等組成了最優秀的專業團隊。

      因為雙湖此前從來沒有過剖宮產手術的先例,當地群眾聽說醫生要從產婦的肚子里取出胎兒,覺得不可思議,都聚集在了手術室門口觀望。為了保障手術的精準,主刀團隊吸氧作業。手術進行得比較順利,一個6斤4兩的男嬰、同時也是我國海拔5000米以上所進行的第一例剖宮產手術的嬰兒誕生了。手術室門口一片歡騰??粗唏僦械膵雰汉蛷穆樽碇衅桨残褋淼漠a婦,孩子的家人既高興又激動。孩子的爺爺奶奶手捧哈達,給每一位醫生獻上?;糁酒匠删透袧M滿,甚至感覺自己的高原反應都明顯減少了。第二天,另一位產婦桑吉卓瑪也出現了手術指征,再次由霍志平主刀成功完成了剖宮產手術。

      讓人想不到的是,兩名新生兒的家人決定讓孩子隨霍志平的姓,男孩取名霍黨生,女孩兒則取名霍油生,用伴隨孩子一生的名字記錄這段佳話,表達對黨和政府、中國石油和霍醫生以及醫療團隊的感激之情。

      如果說醫生救死扶傷是保障人的身體機能,那么老師教書育人就是提升人的精神境界。2019年8月,廣東省第九批援藏工作隊的隊員、教師楊玲來到了林芝市八一中學支教。西藏美麗的風光和師生們的熱情,是她的第一印象。


    圖為楊玲(前中)在給同學們上課 楊玲供圖

      林芝的氣候條件在西藏是最好的,可是對于來自沿海城市的楊玲來說,還是免不了出現咽喉炎、紫外線過敏等癥狀。到了冬天,十只手指有六只指尖開裂,腳底也開裂,有時疼得只能踮腳走路。

      作為一名音樂老師,楊玲打破學生們從前對音樂課的固有理解,讓他們了解音樂課不只是唱歌,還有器樂進課堂、音樂欣賞等內容。2020年4月,楊玲在一節市級公開課上為孩子們講析民族管弦樂曲《春江花月夜》,獲得了師生的一致好評。她還把古箏帶進課堂,讓學生感受傳統民族樂器的魅力。

      另外,作為班主任,楊玲花了大量時間用在對學生的家訪上。楊玲所在班的學生絕大部分都是隨遷子女,日常缺少父母的陪伴,在生活和學習上,都需要班主任給予更多的關心和關愛。在放學之后、周末、課余休息時間,楊玲一共進行了178人次的家訪。其中,有個性格相對內向的孩子,文化基礎也薄弱,楊玲家訪了5次。學生平時和奶奶一起生活,他又喜歡喝碳酸飲料,結果身體出了小問題。楊玲很心疼,通過給他分享從網上找到的短視頻,勸他不要再喝碳酸飲料。

      充實的日子里也充滿了感動。放假時,楊玲上小學的兒子到林芝看望媽媽,20多天的時間里,楊玲的學生們都非常照顧他,他也很喜歡哥哥姐姐們,離開林芝的時候非常舍不得;有一天晚自習時段,疲憊的楊玲趴在教室的桌子上睡著了,當她醒來的時候,發現不知道是哪個學生給她披上了一件外套,班長還跟其他同學講,“不要吵,老師太累了”;天氣干燥,楊玲上課上到一半開始流鼻血,她自己還沒察覺,學生們就已經拿出紙巾給她;學生對她說:工作再苦再累也不要忘記自己的身體……孩子們不光是這么說,也懂得用最實際的行動,回報給予他們溫暖關懷的人。

      援藏工作留下了什么,時間給予了答案。

      袁小超在藏工作到2020年7月份就應該結束了,但考慮到工程還在收尾階段,他主動申請延期3個月。阿里電力聯網工程施工線路全長1689公里,管理路線從日喀則到巴爾,長達1200公里。而幾乎每個月,袁小超要跑一趟這個線路。長期在坎坷的路途上奔波,袁小超患上了腰椎間盤突出癥,手術后直到現今仍在進行康復治療。雖然已經回來了,但是他和西藏當地一直還保持著聯系,不時提供一些專業的意見。

      回到上海之前,談寧把拉孜還在進行的項目對接給了新一批援藏干部。西藏已經成為了第二故鄉,工作交接了,關注還在。他有時會夢見拉孜,甚至偶爾半夜醒了,還會下意識地找氧氣瓶。拉孜縣藏雞養殖產業發展至今已見成效,2021年藏雞產蛋220萬枚,拉孜縣還計劃在2022年實現藏雞產蛋300萬枚以上。不管主播是誰,直播間里的吆喝聲都會更加有底氣。

      離開雙湖時,霍志平特意帶上了霍黨生和霍油生的照片。2019年,霍志平參加了中央電視臺《手挽手——精準扶貧 央企在行動》節目的錄制,再次看到了兩個小朋友。而如今,他們已經隨家人從那曲雙湖易地搬遷到山南市貢嘎縣、距離拉薩只有50公里的森布日村,霍志平時不時還會收到兩個孩子的家長們發來的圖片和視頻,在遠方見證他們的點滴成長。他從前的同事有的也還在那曲,繼續擔負著守護當地人健康的職責?! ?/p>

      援藏工作結束之前,楊玲給自己班上的每個學生送了1條幸運手鏈,并親自給孩子們戴上。離開西藏那天,除了100多條哈達、學生及家長們的殷殷祝福,楊玲帶走的還有兩本厚厚的家訪筆記。筆記里那個曾經愛喝碳酸飲料的孩子已經改掉了不良的飲食習慣、身體恢復了健康;班里陽光、開朗、有自己獨特想法的學生,中考考了655分,凌晨時分給她發信息報喜。楊玲的微信頭像還是林芝的風光,微信名里保留著藏文的名字,她的抖音號昵稱則是“靈芝”,現在還時不時會分享在西藏的點滴。

      魯朗的花,開了一季又一季。遠山巍峨,綠色的牧場上點綴著顏色不一的野花,規劃有致的屋舍或古樸或現代,良田美池、阡陌交通……所有的一切構成了一幅靜謐的山水畫。位于這里的還有一座全國援藏展覽館,講述著援藏工作的輝煌篇章。

      與此同時,新一批援藏干部人才的工作也已經開始:7月底8月初,由承擔選派任務的中央單位和17個省市擇優選派、最終確定的2114名援藏干部人才,陸續抵達西藏。他們當中,大學本科以上學歷的達到99.3%,大多年富力強。在未來的一段時間里,他們將像之前的援藏干部人才一樣,落實中央對援藏工作的各項具體要求,貢獻屬于自己的一份力量。

      黨的十八大以來,援藏工作取得歷史性成就。一系列政策措施落地,一批批人才扎根,助力建設團結富裕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新西藏。2022年8月,第三次對口支援西藏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廣大援藏干部人才正和西藏各族兒女一道,奮力譜寫雪域高原長治久安和高質量發展新篇章。

      對口支援西藏是先富幫后富、最終實現共同富裕的重大舉措,是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的集中體現。援藏,援的是情誼,圓的則是中華民族的中國夢。高原上的風雖然寒冷,但已經滋養了大地數千萬年的陽光,還將持之以恒、永不間斷地照拂下去。(中國西藏網 記者/楊月云 歐帆 王藝靈;趙振宇 陳浩力 旦曲對此稿亦有貢獻)

    (責編:常邦麗)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人人爽人人爽人人片A∨不卡
  • <bdo id="eg2gc"><center id="eg2gc"></center></bdo>
  • <table id="eg2gc"><center id="eg2gc"></center></table>
  • <noscript id="eg2gc"></noscript>
    <noscript id="eg2gc"><center id="eg2gc"></center></no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