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eg2gc"><center id="eg2gc"></center></bdo>
  • <table id="eg2gc"><center id="eg2gc"></center></table>
  • <noscript id="eg2gc"></noscript>
    <noscript id="eg2gc"><center id="eg2gc"></center></noscript>
  • 中國西藏網 > 讀書

    在海拔3300多米處講杜詩 阿來:杜甫和這些詩人一往情深地歌頌西邊遠山

    發布時間:2022-10-31 15:57:00來源: 四川在線

      海拔500多米、海拔3300多米、海拔6200多米……這是地理空間的上升,更是精神空間的上升。而這個上升,來自于杜甫,更來自于阿來。

      10月29日,由川觀新聞、封面新聞、上行文化主辦的阿來系列講座——“杜甫 成都 詩”第九講在海拔3300多米的四姑娘山腳下,在6200多米的幺妹峰的凝視下,大氣開場。著名作家阿來以“西嶺千秋雪”為主題,講解了包括《絕句四首》《和嚴大夫軍城早秋》《懷錦水居止二首》等杜甫描寫西山和雪的經典詩詞,再現了當時的歷史人文景觀,自然生態風貌。


    阿來(陳羽嘯攝)

      杜甫西望

      目之所及處有群山連綿

      阿來以非常詩意的開場白,巧妙地將杜甫、杜詩與四姑娘山聯系在了一起,“公元764年,春天將盡,夏天將到的時分,杜甫站在成都浣花溪畔,那個地方海拔500多米,今天我們帶著他的詩,來到了海拔3300米左右的高度。而我們背后巍峨的四姑娘山海拔,云遮住那一塊地方,6200多米。我想,從500多米到3000多米,再到6000多米,不斷地這種海拔上升,帶來的,除了一種地理空間上的自然呈現以外,更重要的還意味著我們人在精神空間上的一種追求?!?/p>

      “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倍鸥υ诔啥嘉魍┥綄懴碌倪@首絕句,將阿來和“杜甫 成都 詩”的講座帶到了四姑娘山,那么,西嶺,是不是就是四姑娘山?阿來說,西嶺并非實指,在唐代的典籍中是泛指,那時候沒有這么精確的對于自然地理的認知,所以在西邊,從成都平原能夠望見的這一群山,都叫西山或者西嶺,是一個非常廣大的范圍。那為什么杜甫不直接說西山,而以西嶺喚之?“直接寫山不合適,唐代的詩詞要講音韻、平仄,所以用‘嶺’替代‘山’。而且杜甫在詩后面還加了一個注,西山白雪四時不消。說明他當時并不是要特指一座叫‘西嶺’的山,確確實實是一個廣泛的西部群山的泛指?!?/p>


    講座現場(陳羽嘯攝)

      眾所周知,杜甫流浪到成都,能夠在此起草堂,過安閑的生活,對他照顧最多的人是嚴武,劍南西川節度使。阿來提到了嚴武所寫的《軍城早秋》,“昨夜秋風入漢關,朔云邊月滿西山?!崩锩嫠岬降摹拔魃健币彩欠褐傅奈鞑咳荷?,而杜甫看到立刻寫了一首《和嚴大夫軍城早秋》,“已收滴博云間戍,更奪蓬婆雪外城?!卑碚f,滴博和蓬婆都是地名,也都是西山,“滴博是哪里?就是茂縣以外的一座山,叫滴博嶺。蓬婆就是今天的鷓鴣山,我們去馬爾康就會翻越鷓鴣山?!?/p>

      764年,杜甫寫下“窗含西嶺千秋雪”,寫下《和軍城早秋》。他沒想到的是,765年,他的至交嚴武在任上暴病離世,年僅40歲?!白钣幼o杜甫的人不在了,杜甫離開成都,順長江往下,走到云陽,抱病養病,那時候他就想起四川好,寫了幾首懷念成都的詩,《懷錦水居止二首》就是那個時候所作?!卑硪髡b道:“雪嶺界天白,錦城曛日黃?!倍鸥τ窒肫鹆嗽诔啥嘉魍吹降难┥?,而且記憶還那么深刻,所以非常生動地刻畫了天際線和太陽,“界天白是什么意思?就是把天和地分開。雪山將天與地分開,形成了美妙的天際線。下一句曛日黃,成都平原經常有霧,日出或者是日落,看不到金光萬道,霧氣迷蒙中,太陽就像煎雞蛋一樣,所以叫曛,煙熏的那種黃,那也是一種美?!卑硇ρ?,他常常在欣賞這樣的景色時,就想起煎雞蛋,快熟了,蛋心微微蕩漾。

      中外詩人一往情深

      筆下西山壯闊雄奇

      除了杜甫描寫西山和雪山的詩詞,阿來還列舉了歷代其他詩人的“西山詩”。比如女詩人薛濤的《籌邊樓》,“平臨云鳥八窗秋,壯壓西川四十州。諸將莫貪羌族馬,最高層處見邊頭?!边@是薛濤被發配到松州時寫下的邊塞詩,阿來覺得這比她其他溫婉哀怨的愛情詩都要好,“這首跟杜甫的'窗含西嶺千秋雪'做一個對比,杜甫從低處往高處望,薛濤在籌邊樓從高處回望低處,回望四川盆地,寫出了另一種蒼茫壯闊的氣勢?!?/p>


    阿來(陳羽嘯攝)

      又說杜甫的好友岑參,也寫下了一首經典的詩,記錄雪山勝景?!杜愕覇T外早秋登府西樓,因呈院中諸公》,“登上西樓干什么呢?就是西望雪山?!卑斫馕龅?,古時的成都城里有一座張儀樓,岑參西望雪山登上了這個樓?!?常愛張儀樓,西山正相當。千峰帶積雪,百里臨城墻。煙氛掃晴空,草樹映朝光。'只要登上這個樓往西一望,西面的雪山就像在面前一樣,相當,就像站在面前一樣。但是過去雪山的雪可能多一點,更重要的是那時候空氣透明度高得多,比今天成都看見的西山景象恐怕還要更壯觀一些?!卑碇毖?,西山在這里仍然是一個泛指,但視覺中心應該就是四姑娘山,因為它最高,海拔6200多米。

      除了中國的詩人,竟然還有一個在成都學佛的日本和尚雪村友梅也寫下了吟誦西山的詩詞,“斜日斷云千里目,皚皚積雪是蓬婆?!毙比瞻言葡冀財嗔?,但其實斷的不是云,是詩人的視線被西山擋住了。蓬婆,雪村友梅也提到了杜甫詩里的這座山,鷓鴣山。雪村友梅還寫下了一首《雪山吟:別錦里諸友》,阿來指著身后的四姑娘山說:“里面那句‘又愛雪山云,披絮帽一片之輪困?!┥浇洺4饕豁斆弊?,你們看,現在的幺妹峰最高處被云遮擋,是不是很像一頂帽子?”眾人的目光齊齊聚焦,驚嘆:“的確像,太神奇了!”阿來感嘆:“一個日本和尚曾經這樣一往情深地加入過對成都這座雪山下的城市的歌頌,他將西邊遠山的自然之美、雄奇之美描繪得淋漓盡致?!?/p>

      存敬畏之心

      于大自然深處感悟美與永恒

      講述了這么多描寫西山、雪山的詩詞,阿來希望傳遞給讀者的,遠遠不是賞析字詞句那么簡單?!睆亩鸥Φ窖┐逵衙?,杜甫寫詩是764年,雪村友梅是1327年。西山以及西山中一座山具體的名字和積雪,過了600年再一次出現,這說明什么?我們經常講自然山河,相對人的生命而言,是一個永恒的存在。蘇東坡在《赤壁賦》中,寫下‘渺滄海之一粟’。時間和自然界這么大,我們必須對自然有敬畏之心。對大自然不應一味地開發,而要珍愛和維護,這才是真正不斷革新、不斷前進的自然觀?!?/p>


    講座現場(陳羽嘯攝)

      在四姑娘山開這場講座,正是阿來對自然山水的致敬?!八淖匀恢?,被保護得很好。它豐富的生物多樣性,奔跑的野獸,飛翔的群鳥,在春夏秋冬四季流變的草樹云山……這里的很多草是一年生,一年就是它的一生,我們可以通過草的萌發、枯萎,在365天小的時間段里,感受短暫卻美麗的生命綻放?!卑碇毖?,希望所有人進入這里時,都要學會去欣賞草木花鳥那種普遍的廣泛的美,更要去感受它內在的那種生命節律?!笆裁唇杏篮?什么叫美麗?我想更多的時候都來自于大自然無聲的言教?!?/p>

    (責編:陳衛國)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人人爽人人爽人人片A∨不卡
  • <bdo id="eg2gc"><center id="eg2gc"></center></bdo>
  • <table id="eg2gc"><center id="eg2gc"></center></table>
  • <noscript id="eg2gc"></noscript>
    <noscript id="eg2gc"><center id="eg2gc"></center></no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