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eg2gc"><center id="eg2gc"></center></bdo>
  • <table id="eg2gc"><center id="eg2gc"></center></table>
  • <noscript id="eg2gc"></noscript>
    <noscript id="eg2gc"><center id="eg2gc"></center></noscript>
  • 中國西藏網 > 文史

    【藏北故事】留在心中的歌:西方科學家夏勒,數闖羌塘護精靈

    發布時間:2022-09-07 09:15: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萬物精靈在這里繁衍生息,大美羌塘,我把你深情歌唱……”不久前,當我聽到這首新創的《大美羌塘》歌曲時,不由得想起西方科學家夏勒博士數闖羌塘(藏北)來守護藏羚羊的感人故事。

      記得2008年3月6日,我前往中科院地理所報告廳參加《中國國家地理》雜志的大講堂,見到了仰慕已久、多次未能在藏北高原謀面的美國著名動物學家喬治·夏勒博士。

      身材瘦高、頭發花白的夏勒博士當時雖已75歲高齡,但依舊腰板挺直,神采奕奕。夏勒博士是國際野生動物保護協會(前身是紐約動物學會)資深保護專家,有著第一個被我國政府允許進入西藏羌塘開展研究的西方科學家、第一個揭開藏羚羊被大量盜獵真相等“光環”。他曾被美國《時代》周刊評為世界上三位最杰出的野生動物研究學者之一。聆聽他關于“西藏羌塘上的野生動物”的講座,無疑是在享受精神“大餐”。

      夏勒博士的講座生動而感人,配之他拍攝的精美幻燈片播放,更是讓聽者為他的才華、為他的敬業所嘆服!我在被講座深深打動的同時,也想起了夏勒博士在藏北高原的一些往事。


    這是夏勒博士在觀察剛出生不久的藏羚羊羊羔(蔡新斌2005年6月26日攝)

      截止到1991年深秋,夏勒博士已從西藏、新疆、青海三個方向七次闖進了藏北無人區。

      當新華社西藏分社記者、我的老同事李志勇和多窮在藏北無人區腹地與夏勒博士相遇時,這位紐約動物協會研究部主任正率領一支中美聯合考察隊行進在茫茫大草原上,為防陷車,身材修長的夏勒博士一馬當先走在車前探路。

      當夏勒博士聽到我同事所在的一行隊伍中,有西藏自治區計委、農委的負責人的消息,便帶著翻譯找上門。他攤開一張大比例西藏地形圖,一邊比劃著,一邊鄭重地提出了他的建議:如果能夠把羌塘自然保護區的范圍再向西擴大些就更好了。因為據他考察,西部棲息著上千頭野牦牛,同時也是藏羚羊的繁殖地。

      早在20世紀80年代,夏勒博士提出的關于搶救舉世矚目的大熊貓的建議,就得到了我國政府的采納。

      作為野生動物研究的權威,夏勒博士在大型食肉類動物領域有著獨到的見解,他先后撰寫出版了十部專著。過去,他同我國林業部(現國家林業和草原局)合作,相繼對大熊貓、雪豹及金絲猴進行科學研究。他每年都花相當長的時間在中國默默地工作,夏勒博士的妻子和兒子也都曾隨他一起前來考察過。

      當時,夏勒博士與西藏高原生物研究所人員共同對青藏高原的野牦牛、藏羚羊、藏野驢等大型動物的分布、遷徙進行考察。這個1988年就已開始的考察項目,得到了我國林業部門的大力支持。

      有人問夏勒博士,長年累月奔波跋涉,風餐露宿,除曠野荒原一無所有,難道就不感覺太枯燥?對這個問題,博士回答得十分簡單:“我習慣了,我喜歡?!?/p>

      自1952年走出大學校門,開始投身于初起的野生動物保護事業,“我再也沒有想到過要退出,也再沒有對其他事情產生過興趣?!毕睦詹┦空f。

      當我的記者同事詢問起目前世界動物保護現狀時,夏勒博士沉思了一番。他說:“每當一個國家的政府采取積極措施保護野生動物時我就感到振奮。然而不幸的是,我在世界各地常??吹讲稓⒁吧鷦游锏默F實,這又使人非常氣憤?!?/p>

      與夏勒博士分手之后,我的記者同事獲悉:當冰封雪鎖,大地凍得硬邦邦的時候,夏勒博士還將第八次進入藏北無人區。


    這是生活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雌性藏羚羊(唐召明2016年10月8日攝)

      1998年凝聚夏勒博士十年心血的中英文《青藏高原上的生靈》一書問世,并很快成為暢銷書。它向世人展示了他在羌塘野生動物,尤其是在藏羚羊研究方面所取得的可喜成果。

      夏勒博士是最早揭示藏羚羊被大量盜獵真相的科學家。據他估計,20世紀初,生活在青藏高原上的藏羚羊超過100萬只,而到了90年代中期,其數量只有65000至72500只,將近90%的藏羚羊在短短的幾十年中消失了。如此快速的消減使人不由得聯想到了美洲野牛的悲劇。

      夏勒博士在研究中不斷探尋著令藏羚羊大量減少的原因。已知的草原上人口密度的上升、各類道路建設的增加、牧民家畜數量和牧場的增加、自然災害的發生等,都會對藏羚羊造成一定影響。而夏勒博士則第一個將“沙圖什”貿易和藏羚羊的銳減聯系在一起,他指出這種貿易正是導致藏羚羊日益減少的關鍵原因。

      藏羚羊擁有地球上最精細的羊絨。由它們的絨毛所編織成的披肩被稱為“沙圖什”,意為波斯羊絨之王。它是世界公認的最美、最柔軟的披肩,有“軟黃金”之稱。

      由于這種毛絨制成的披肩十分輕巧,可以穿過戒指,又叫 “戒指披肩”。當時,藏羚羊絨被走私到克什米爾地區后所制成的披肩,成了西方社會最時尚的奢侈品,一條披肩可高達15000美元。

      從20世紀80年代后期開始,“沙圖什”披肩在世界上其他地區的許多富有人士之中成為一種“不可或缺”的時尚。在美國、墨西哥、英國、法國、意大利、比利時、瑞士、中東地區、澳大利亞等國家和地區,對“沙圖什”的需求不斷上升。

      

      這是一對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雪地里覓食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藏羚羊(唐召明提供,2007年6月21日攝)

      在金錢的巨大誘惑下,盜獵者鋌而走險。在盜獵最嚴重的青??煽晌骼?,偷獵者甚至駕駛著摩托車或卡車追蹤藏羚羊,在夜間包圍它們,用燈光照射使藏羚羊出現暫時性視覺消失,然后用槍進行屠獵,殺羚取絨。

      誰能想到,一只藏羚羊只能剪取100至200克羊絨。一條女士的披肩需要300至400克的羊絨,相當于取自二三只藏羚羊。而一條男士披肩則需要五只藏羚羊的羊絨。無數的高原精靈由此成了一些人炫耀高貴和優雅的犧牲品。

      而此之前,人們對于這種“戒指披肩”的原料來源一無所知,“沙圖什”販賣者一直在向歐美消費者宣揚其原料來自綿羊、野山羊、家山羊,甚至為西伯利亞鵝的羽絨,以此掩飾“沙圖什”背后對藏羚羊的血腥屠殺。

      1992年,夏勒博士在歷經兩年的跟蹤調查后,向人們公布了他的研究成果:制造“沙圖什”的唯一原料是藏羚羊的羊絨,采集絨的唯一方法是先把藏羚羊殺死。由于“沙圖什”貿易,將近90%的藏羚羊在短短的幾十年消失了。

      1970年以前,由于地理環境和氣候條件的影響,對于藏羚羊的獵殺可能還局限在當地牧民的小范圍之內??墒堑搅?980年,由于世界時尚需求的不斷增加,藏羚羊羊絨價格的不斷上漲,從而引發了對藏羚羊的大規模獵殺。

      據調查,“沙圖什”披肩主要生產地的克什米爾地區,1997年加工絨量是3000公斤,這就意味著有幾萬只藏羚羊被獵殺。

      從2000年開始,我國政府部門加大了對反偷獵行動的資金投入。當年7月,國家林業局(現國家林業和草原局)向青??煽晌骼锏貐^的管理部門撥款數百萬元,用于藏羚羊的保護工作。

      由于藏羚羊的活動范圍,主要分布在西藏、青海、新疆等地,要實施全面的保護工作相當困難。在以往的反盜獵中,已有野生動物保護工作者受傷,甚至犧牲。

      “中國政府高度重視藏羚羊等野生動物的保護工作。藏羚羊早已被列入一級野生保護動物,還先后建立羌塘、可可西里、阿爾金山等大型自然保護區,面積達到60萬平方公里……”提起羌塘,夏勒博士的講座充滿感情。在一陣熱烈的掌聲中,我的回憶被打斷。

      當時,在夏勒博士等中外動物學家的努力下,已促使歐美世界禁止“沙圖什”貿易,極大地推動了我國藏羚羊的保護事業。


    這是生活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藏野驢(唐召明2014年攝)

      “在前兩年的穿越活動中,我們大概看到9000只藏羚羊,2000頭藏野驢和1000頭野牦牛。其中藏羚羊的數目有了很大的增加,這說明中國政府采取了很好的保護措施?!边@位從事了50年野生動物研究保護工作的老人有點興奮,他指著一張照片說。

      演講快結束時,夏勒博士還指著一張有藏羚羊分布的地圖告訴大家,“中國政府現在采取了非常好的保護措施,與當地反偷獵的民間組織一起工作,國際組織也花了非常大的精力阻止藏羚羊毛產品的國際買賣活動,藏羚羊得到了很好的保護,偷獵幅度大大減小。至少在某些區域藏羚羊的數量在顯著增加?!?/p>

      他同時認為,藏羚羊的遷徙線路非常長,要保護它,就要保護它棲息的環境,它遷徙的整個棲息地。

      目前,我國野生動物保護事業成效顯著。如,西藏藏羚羊種群由20世紀的5萬只左右,增加到30萬只;野牦牛種群數量從20世紀的近1萬頭增加到2萬余頭,黑頸鶴數量從20世紀不足3000只增加到了萬余只,雪豹、盤羊、巖羊等野生動物種群數量也均出現明顯的恢復性增長。

      

      這是那曲地區(現那曲市)野生動物標本館的工作人員正在整理所展示的野生動物標本(唐召明1987年攝)

      我在近30萬平方公里的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看到,這里成立了專門保護管理機構和執法隊伍,并聘請當地牧民群眾參與保護管理。

      據了解,2015年,西藏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開展管理體制機制改革試點,實行“局、分局、站、點”四級管理體制,推行網格化保護,建立了2個管理分局、73個管理站,已有近千名農牧民成為專業管護員。


    這是生活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二級保護動物藏原羚(唐召明2017年7月27日攝)

      如今,“高原精靈”在遼闊的藏北草原像風兒一樣自由自在地奔跑,人與動物的關系變得越來越和諧親密了。(中國西藏網 文、圖/唐召明)

    (責編:李文治)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人人爽人人爽人人片A∨不卡
  • <bdo id="eg2gc"><center id="eg2gc"></center></bdo>
  • <table id="eg2gc"><center id="eg2gc"></center></table>
  • <noscript id="eg2gc"></noscript>
    <noscript id="eg2gc"><center id="eg2gc"></center></noscript>